可靠的股票配资

牵涉诺亚财富和京东:揭秘“承兴系”往事

发布日期:2024-01-08 18:20    点击次数:188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山海新财经 楚小强/发自北京

  财富管理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风险管理,站在诺亚受害投资人的角度,如果财富管理机构能将“最大努力”放在“事前”,“风险化解”一说也就无从谈起。

  诺亚财富踩雷“承兴系”诈骗案再度引起外界关注。

  11月28日晚间,诺亚财富与子公司歌斐资产纷纷通过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郑重声明”,称关注到网络上传播的“承兴案件”,相关内容严重失实,已严重侵犯其名誉权并误导投资人和公众。

  诺亚财富在声明中表示,“承兴方有关主体的刑事诈骗涉及歌斐以及其他多家金融机构,歌斐代表所管理的相关私募基金,作为诈骗案受害者之一,于2019年事发第一时间果断采取司法维权行为,尽最大努力维护全体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积极推动风险化解。”

  诺亚财富同时强调,该案件正在审理阶段,建议各方都尊重司法,不要误导公众,并称会就不实发布内容采取投诉、要求停止侵权等维权工作。

  时隔多年,这起曾经轰动资本市场的案件之所以重回大众视野,导火索是京东近日作为被告遭到诺亚财富子公司起诉。据企查查显示,相关诉讼于11月24日在上海市金融法院开庭审理,原告是诺亚财富子公司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歌斐”)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自言汽车”),被告是京东以及苏州晟隽、广东中诚实业、广东承兴控股等3家“承兴系”公司。

  针对此次诉讼,山海新财经通过官网联系方式致电歌斐资产了解情况,但多次拨打均未接通,一直提示“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随后,山海新财经又拨打母公司诺亚财富官网电话,接通后对方称:“这个事情(诉讼)我们具体不太清楚,因为这里是前台,具体谁负责我们也不知道。”

  当山海新财经尝试通过该前台工作人员联系诺亚财富负责诉讼事宜的部门或媒体对接部门时,该人士表示,“我们现在这个系统暂时还没有内网系统,所以没法帮您转接。楼上部门的电话我们也不知道”,之后便挂断电话。

  据媒体报道,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期间,承兴控股及相关公司通过虚构与苏宁、京东的供应链贸易,并以此为底层资产融资,骗取多家金融机构300余亿元资金,并最终造成80余亿元损失,其中诺亚控股及旗下公司涉案金额约为35亿元,主要来自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所发起设立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

  官网介绍,歌斐资产成立于2010年,是诺亚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定位为专注资产配置、追求绝对回报的多资产管理公司,业务范围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权益投资、固定收益投资、组合配置管理等。截至2023年二季度,歌斐资产管理规模达1568.5亿元人民币。

  01

  京东再度沦为被告

  事实上,这次并非京东首次成为诺亚财富相关公司的被告,正如诺亚财富声明中所言,其早在2019年就对京东等公司发起相关诉讼。

  据裁判文书网于今年3月披露的一份文书显示,2019年7月,上海金融法院就对上海歌斐诉被告京东以及上述3家“承兴系”公司一案进行立案,当时上海歌斐请求法院判令京东支付所欠货款超41.46亿元,并支付相应违约金;广东承兴控股、广东中诚实业等“承兴系”公司则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无独有偶,两个月后的2019年9月,上海金融法院又对诺亚旗下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也就是现在的“上海自言汽车”)起诉京东及“承兴系”公司进行立案,诺亚(上海)融资的诉求也是要京东支付所欠的超1亿元货款及支付相应违约金,“承兴系”公司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彼时,由于“承兴系”公司以及实控人罗静涉嫌合同诈骗刑事案件正在审理,这些案件均因涉及“刑民交叉”而被法院裁定分案处理,其中上海歌斐诉京东等公司索要货款的诉求被分入(2022)沪74民初3366号案件审理。

  如今时隔4年,(2022)沪74民初3366号案件终于在今年11月24日开庭,京东再度以被告身份出现,外界一片哗然。

  山海新财经就此事向京东方面致电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称“谢谢您的关注,这个事情我们官方目前没有回应,我个人了解的情况也是来自媒体的公开报道。”

  追溯京东沦为被告的原因,还得从“承兴系”实控人罗静身上说起。根据公开信息,罗静出生于1971年7月,中国香港籍。风光鼎盛之时,罗静是拥有A股博信股份(600083.SH)、港股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现已更名为“美好发展”)、新加坡Camsing Healthcare(SGX:BAC)3家上市公司的掌门人。

  除此之外,罗静还是国内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木兰汇”的成员,曾连续入选2017年、2018年商界木兰精英30强,一度被外界称为“商界木兰”。同时她还担任广东省妇女儿童基金会理事、广东省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诸多社会职务。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罗静与其掌控的“承兴系”涉嫌合同诈骗而化为泡影。

  2022年11月1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罗静等人作出一审刑事判决,罗静以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而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处罚金2010万元;其妹罗岚犯合同诈骗罪获刑17年半;另有10名涉案的承兴系员工获3年4个月至8年不等有期徒刑。

  罗静身陷囹圄后,留下一众被骗的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奔走在维权路上,其中诺亚财富及其基金投资人便是其中之一。那么京东为何会被牵涉其中呢?罗静的一审判决给出了答案。

  02

  “萝卜章”诈骗300多亿元

  从罗静一审判决书得知,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承兴系公司先后与苏宁易购、京东开展供应链贸易,具体操作是由承兴系公司垫资为京东、苏宁开展采购业务。然而,这一切的实际情况是,罗静利用与京东、苏宁的供应链贸易背景,通过其控制的承兴系公司以供应链融资名义,向各种金融机构大肆借款。

  融资过程中,罗静与其妹罗岚安排承兴系公司,使用罗岚私刻的京东、苏宁的印章,伪造购销合同等融资所需资料,虚构承兴系公司对京东、苏宁的应收账款。通过这些被虚构扩大的应收账款,承兴系公司和多家金融机构签订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保理合同等合同。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其间承兴系公司还采取假冒京东、苏宁员工身份、截留并伪造应收账款债权确认文书等方式,让被害单位信以为真,以此骗取融资款。判决书指出,截至案发前,一共骗取的资金多达300余亿元,最终造成损失80余亿元。

  这些被骗的金融机构中,其中就包括湘财证券、摩山保理、安徽众信、上海歌斐等等,上海歌斐等诺亚财富相关公司涉案的金额约35亿元,这些资金主要来自歌斐资产名下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

  “承兴案”爆发后,面对80多亿元的资金“窟窿”,向罗静讨债已然无望。这时,京东便成了被追讨货款的对象。2019年,在罗静被警方带走后不久,诺亚财富便发公告表示,“承兴系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彼时京东方面也作出回应,称广东承兴控股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京东称自己也已对此报案。

  目前,罗静的刑事案还在二审中,但从一审判决来看,京东并无工作人员参与或知情,与京东公司相关的诈骗行为也都是承兴系多位人员伪造和冒充。于是,针对京东再度成为上海歌斐讨要货款的被告,外界一时流传出了“京东背锅”“拿京东当挡箭牌”“歌斐为转移矛盾,京东成替罪羊”等诸多对诺亚财富不利的观点。

  03

  尽调遭质疑,员工受贿成“内鬼”

  回顾罗静及“承兴系”整个诈骗案件,从合同、公章、签约甚至到员工,都有一个“假”字贯穿始末,手段则主要是“伪造”和“假冒”。对此,有不少网友感叹:“高端的商战,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方式。”

  不过,调侃之余,人们更想搞清楚的是,罗静及其掌控的“承兴系”究竟有何特殊能力,竟然能骗过一家家号称设有严格风控部门的知名金融机构?一时之间,外界对包括被骗的诺亚财富在内的诸多机构的尽调工作产生极大质疑。

  面对这些疑问,罗静的一审刑事判决书给出了诸多细节,但同时也令外界大开眼界,整个过程堪比谍战大剧,每一步都足以用惊心动魄形容。

  1.罗静和罗岚指示安排员工在京东、苏宁办公场所以伪造的工牌冒充两家公司员工,对接受害机构访谈、交接资料及面签合同;

  2.向受害机构展示虚假的京东公司网页、提供虚假的贸易数据及购销合同等资料;

  3.拦截受害机构寄给京东、苏宁的债权转让材料快递,在材料上加盖虚假的印章后回寄给受害单位;

  4.开设账户仿冒京东公司账户回款等,致使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云南信托、安徽众信等对应收账款及债权转让信以为真,并按照合同给付钱款。

  回到诺亚财富相关公司,判决书也透露了其相关尽调细节,之所以尽调时没能识破罗静的“骗局”,彼时在诺亚财富相关公司任职的“内鬼”人员方建华起了关键作用。

  从判决书得知,2016年9月起,在骗取上海歌斐钱款的过程中,诺亚公司旗下诺亚正行基金负责与承兴系公司联系业务的员工方建华,多次收受罗静、罗岚给予的贿赂共计超300万港元,折合人民币超200万元。

  比如在2018年6月,方建华等人赴京东公司访谈,彼时为他们提供访客码并负责接待的员工,其实都是由承兴系员工“假冒”。2019年4月,方建华和安徽众信员工在京东C座二楼过道访谈了“京东员工崔颖”,而崔颖其实是承兴系员工刘豪假冒。与此同时,据京东公司总部大厦邮件收发流程显示,京东公司的C座二楼其实只是文件快递收取处,要进入京东公司内部则需要经过预约。

  据界面新闻报道,2019年6月,方建华向上海公安局杨浦分局投案自首,此后不久“罗静承兴案”爆发。2021年3月,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方建华以非国家人员受贿罪被判刑3年。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知名上市财富管理机构,踩雷“承兴系”案件其实仅仅是诺亚财富风控“漏风”的其中一个案例。

  早在2018年5月,香港证监会对诺亚财富子公司诺亚控股香港的业务活动进行视察发现,诺亚香港在2014年1月至2016年6月期间,存在风险评估不完善、销售及分销投资产品的内部系统和监控缺失等多个不规范行为,于是遭到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谴责并罚款500万港元。

  同年7月,诺亚财富子公司歌斐资产又收到江苏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原因是歌斐资产将辉山乳业的借款债权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同时基金合同关于产品风险的揭示前后不一致,对尽调中收集的相关公司的财务数据及股权结构没有进行仔细审阅,此行为被江苏证监局认为违背“诚实信用”和“谨慎勤勉”义务。

  此次遭诺亚财富子公司起诉的京东,早前也曾在回应公告中质疑诺亚财富的风控,称上海歌斐在“承兴系”案中自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如今诺亚财富起诉京东追债,有业内人士认为,“承兴系实控人罗静一审判决已明确了相关合同印章均为伪造,其次是诺亚财富内部也出现受贿员工'配合',所以对诺亚财富而言,诉讼的结果并不乐观。”

  不过,从诺亚财富日前的声明中可以看到,作为诈骗案受害者之一,其在“尽最大努力维护全体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积极推动风险化解”。

  只是财富管理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风险管理,站在诺亚受害投资人的角度,如果财富管理机构能将“最大努力”放在“事前”,“风险化解”一说也就无从谈起。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Powered by 可靠的股票配资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